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a failed life

非常荒謬,當我用力尋找另一個人的fb的時候,卻也被他人所尋找。
然而我避之唯恐不及。

事到如今,連樹洞的地方要登錄上來都變得很是艱難。
我覺得我是後悔的,但是一切都無可重來。
即使重來,結局也不會有兩樣。
我也早就發現,他和他的夥伴們擁有既定的軌道,而我是個脫軌的人。
再仔細想一想,每一次的戀愛,我都是強行地,把對方拉出軌道。
但你一定要說出個對錯來,我是後悔的。
人品優良,並且很是合拍。
譬如他奶我T,譬如偷偷摸摸嫌棄著團長,譬如促狹惡意抬價的傢伙,譬如那時候洛陽城門口從天而降的一筐馬草。
我並沒有cursh的衝動,但那時我還沒有意識到,我可能再也不會經歷crush了,以及crush本身,也不該被太當回事。
如果我沒有那麼消極,會不會有一點不一樣?
如果那個時候我沒有過的那麼糟糕,去加州的時候能好看一些,那又會不會有一點不一樣?
我自認和人建立聯繫的方式太過乖僻了,但這說到底也不是什麼問題。
誰又能和朋友永遠生活。

後來他聯繫我的時候,問了和女朋友相處的問題。
我大概也有那麼一寸長的嫉妒吧,真是個好男友啊,偏偏是別人家的。
現在看來,更嫉妒的大概是,後來的後來,他們居然還是這麼穩定的要好著。

雖然嫉妒,卻也會想,是我的話,應該是……不行的吧。
以前總有自信,肯定會戀愛啊,肯定會再喜歡上別人啊。
現在呢,現在大概,根本連喜歡人都不會了。

畢業前夕,我也確實又crush了一次。
現在想來,那真是徹頭徹尾的crush啊……以至於對方和那誰在一起以後,比起嫉妒來說,更接近惡心的心情。
感覺當時的自己大概是一個智障……
這才真的是完全三觀不同的人,審美情趣完全不同的人,完全無法相處的人,無法一起玩耍的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而說什麼,都沒有什麼用。
最後,我回國了。
沒人和我一起戰鬥並不算什麼,擊潰我的,也許是連我自己都徹底的不再愛我了。
他在AFK以後,拒絕加微信,拒絕加FB,還雙UN了我的微博……
但是QQ一直在那裡,還會主動打電話,總之非常微妙。
但是我回國了,那個號碼也沉在了太平洋。
我不想維繫這種無用的聯繫,但是到了此時,依然矛盾地在心裡歎息。
我永遠不會主動發消息,也許永遠會和這個人斷了聯繫,但要忘記掉,恐怕也是不太可能。
這全都是沒有意義的事,但我為什麼呢?

他會有一個成功的人生吧。
名校畢業,大公司實習,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我做著看似不錯其實厭棄的工作,試圖離開常軌卻不知所措,打著遊戲刷著表情包,把真正的情懷掩飾過去。

我不想一個人再過下去了。
這個副本,我已經無法單刷了。
但你不僅找不到綁定T奶,連DPS小夥伴,都已經找不到了。

這幾年里也不是沒有接收到過好意,但是玩得來又欣賞的人,也就只有這麼一個。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呢?【忍不住又白了起來……

好了,我要去睡覺了。
無論如何,我也不會接受另一個人的好友申請。
正如再怎麼不想一個人戰鬥,我也不會找個打山寨換皮手游的傢伙作戰友啊。
我寧可把遊戲關掉。
可是,就在關掉的時候,我就已經輸了。

sndklajbnf

時間的意義就是留下一個地標,好讓人來憑弔。
今天並不是失眠,我應該可以睡著,但不願意去睡。
想好好寫些什麼,但很久都沒有寫什麼。只是覺得沒什麼必要吧
三年過去了,恍惚似夢
交織著淚水與德州的烈日,白晃晃的

我一瞬間想起來的,是第一年oral exam之後在廁所里的哭。
這是個怎麼樣的三年啊。
說滿是痛苦,似乎也不盡然。
但說有快樂,又並不切實。
除卻清晰的痛苦以外,剩下的東西滿是雜斑,是一卷卷的混沌。

我已經不想再去修飾對這些日子的抵觸了。
是的,都過來了,當頭一棒的學業,冷淡愚昧的人情,都已經不算什麼太大的問題。也拿到過工作,把事情完成得很好。
以前會自豪,以為應該要自豪,自豪卻沒有發生。
我想到灰色的過去,混沌中就流淌出淚水。

不喜歡古劍
然而
雖有遺憾,並無後悔
這時間想起來的 就是這句話

以為有很多想訴說的
卻還是說不出任何

有很多的話,也許自己再難出口了
但她們會說的。
寄託了我的夢想,經受了我的哀愁
的你們

不知道如何前行的話
就先停步吧

(눈_눈)

你都不知道自己講話的語氣變了嗎(눈_눈)

其實關我P事,我只是覺得我要是和個妹子結婚了她都不願意跟我睡我多半要抓狂的
(눈_눈)

關我P事,你開心就好咯

什麼鬼……

“雷奧妮,你無法勝過死去的人。”

我走了多麼長的路途啊,而為了換取他公平的眼神,我又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啊。

“你贏不了我的。”伊歐卡站在玻璃幕墻之中,用指尖冰冷地抵著她。

但我已不想再與你相爭了。
雷奧妮收回緊繃的手臂,慷慨地笑了一笑。
是啊,我曾經為他著迷,沉溺于束縛的甘美與絕望的痛感之中,將之理解為生命之樹蓬勃抽出的枝芽。我憎恨你,你卻又是夜霧之中我唯一的燈塔。我以你的骸骨為地基,才得以將堡壘撐起。我愛你所愛的,恨你擁有的,我躲在你的軀殼中,連與你一戰的勇氣亦是編織出的贗品。
然而這些都不重要,都不是重要的事。

“……伊歐卡,放他回來。”她說。
“這和愛或者不愛,輸或者贏……都沒有關係。你沒有帶走他的權力。”她說。

玻璃里的人影直視著她,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你走吧。”雷奧妮冷漠地說。

“雷奧妮!他醒了!他醒了!”
白晃晃的燈光突然撲灑過來,刺痛了雷奧妮的眼睛。她恍惚地扭過頭去,一頭紅髮的女孩正在向她跑來。
玻璃幕墻上什麼也沒有。
只有她自己約約綽綽的倒影。





采薇

隨便點了個吐槽,又想到了孫清言。
夜來幽夢忽還鄉,她哪裡有家鄉,她天生沒有歸宿,無過去無未來,結果把根扎在了岳紅衣身上不是嗎。
也許此後六七十年,也不曾得你入夢來見。
畢竟從頭到尾,都沒有一言一語的機會。

可是沒有什麼帶著你的愛過精彩的人生這種事,沒有的。每一次想到你都是拷問,沒有這拷問我連活下去的慾望都將喪失。

那真的是多年多年以後,她也許能在日光里看到一個人向她走來。這個人站得極挺,黑色的長髮在腦後挽成一刀高高的馬尾,銀甲的邊緣為日頭染上一層絨光。她站在陰影里朝她微笑,她從沒怪責過她,她怎麼可能會怪責她?

只是為了要等到你自己願意來見我的那一日,我也等了很久,很久呢。

安娜

這本書叫我恐懼。
如坐針氈,渾身寒戰,腦顱里暈眩的快感,諸如此類。
理智說應當停止,但我依然渴望自毀的美妙。

稍微不注意,立刻就沖出常軌了,這樣的。

閱讀不能提供給我任何解答,它其實無法給出任何現實意見。但我感到被理解,有人在寬懷地擁抱著你。

希望室友快點搬出去
三四年前當有人長篇大論要傾訴心事和解釋糾紛的時候
我大致是會慌張一下然後肅然以待吧

事到如今,幾次都是“你在說什麼啊”的疲乏心態

當需要長篇大論來解釋的時候,那還能有什麼解釋的必要嗎

因為到了異國就隨便建立起送溫暖的友情這種事
也是何必


年度總結【???!

似乎哪裡不太對的樣子,就當春節年度好了嘛……

講真也沒什麼可以總結的,只是這週比較拼比較早起,今天得以下午兩點半就溜回家enjoy【其實我也只是發了一個半小時呆
沒啥好說的 從一月開始算好了。

一月……這一年好長啊!其實不是很想得起來,就記得神速回國了一趟買了個房子【。】
別的話,應該是……一月前有結掉《白駒》吧,然後開始寫《采薇》了。

二月份的時候必定已經開學了呀。
說來慚愧,這個學期又修了一次熱力學。然後記得第一個星期就在家裡打滾耍賴不願意去上課……
現在不用上課了真是太好了T____T
然後認識了小學霸和小綠茶應該是
雖然還是不能特別愉快的玩耍,但這確實是兩個好人來的……
相遇也是有緣【?】

然後發生了啥我也記不太清楚
就記得期中考的時候緊張極了,如果期中考不行A就不要想,事情就是這麼粗暴……
考完的感覺相當不好,走在路上恨不得多跨一步進車輪底下

哦想起來一件事
又友裂了一個人,不過不後悔【
怎麼說呢,連給別人帶個口紅自己都會用一下的人,裂了也就裂了吧
只是每次最遺憾的事情,還是裂到臨頭卻沒有撕開的機會……
我也想好好的痛痛快快的指摘別人一下嘛XD。
這大概也是一月或者二月的事。

那之前只得她一個朋友,那之後反而多了別的朋友,這是後話了。

期中考有驚無險,就已經三月了。
春假並沒有出去玩,只是在家裡傻坐著……一傻就傻了七天…………【夠
眼睛也是那時候變得不好噠,但是當時住的學校公寓真的是太爽了,現在才是和狗一起過著狗一般的日子凸
做畢設的時候啊,學GRE的時候啊,都沒有那麼用功啊,我自己想想都覺得醉了
絕對不想再來一次這樣的人生,真的……

春季就在刻苦學習和花式生病過去了……別的其實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采薇》在寫,但是當時好像處在一個戾氣很重的階段。寫黃泉時候認識的群裡的萍水之交大概受不鳥我,我又發自內心的不稀罕全職……雖然還是挺萌喻黃(還萌過一陣子周楚BG咧),但是臣妾做不到啊!不可能會對這種東西全情投入啦。淡薄的友情就這樣逝去了也不奇怪。
有時候想想做人是不是應該聰明一點包容一點,其實人家也不是說怎麼樣……
但是我也不知道,當時情緒一上頭,可能就比較不理智。
另外《采薇》那時候也是真的很冷,畢竟正劇百合什麼的……總是想較勁吧,結果回頭把第二第三卷大刪特刪233333

當時對文辭本身也蠻迷惑的,一甩手就是鋪張浪費的排比修辭,上手太溜反而感覺沒有真心(事實也是)。

總之也就是磕磕巴巴的寫著,然後埋頭學習比較好。
期末成績很喜人。=v=GPA4.0的簽名木有白掛。

五月份還是爭分奪秒回了家,一個月……肯定干不了什麼2333
但是把拓哥出掉了。
感覺像是給cos畫了一個結點,既然都出過他了,那別的好像都不是那麼care了,從此不cos也可以了……挺神奇的。
喜歡軒轅劍很多年,喜歡賽特和宇文拓也很多年。
遠行東方的賽特其實給了我很多……信心?不知道,畢竟一個二次元ico也不能說怎樣就改變命運了。
只不過偶爾想到背井離鄉的賽特,和孤臂力持的宇文拓,就不免覺得信念珍貴,萬里獨行的勇氣也動人。

現在回去和姐姐就沒有辦法玩耍……

然後六月份一回美國,立馬又和人友裂了。
說來好笑啊,我倒是很喜歡她的,所以才更是不裂不可的感覺。
本意其實不是裂,是覺得這樣參本子下去,大概也不會開心。但是退了參本活動以後,倒是先被雙了微博。
如你所說,處事果決?反正你都雙了,那我就把所有的號都雙了唄……
留著幹嘛。干嗎?【夠

不過餘下的事情還是非常尷尬,曾經共同的朋友為什麼不主動刪了我啦!
這種真是尷尬極了……
可笑的是一直到年底她才發現雙黑了Q的樣子……
別說喜歡成了傻逼,連憤然友裂都成了傻逼。
“沒見過么?我雙刪拉黑的人多了去了。你這是前男友待遇,開心點!”【吶喊臉
【看來還是恨哦到現在還這麼念念叨叨的……】

七月準備考FE,沒啥好說的,立馬又去做狗了。
七月另外一個事情是去面試了,雖然是學校裡的utility service,也算是人生的新一步……
你們根本不知道邁出這一步用了多少透支的勇氣!【哭泣吶喊

哎受不了了。現在也不能就疲軟了,透支勇氣……去投啊。
到現在一直都不知道在幹嘛。
既然都知道了就改變一下啊。

八月把試考了,然后九月初正式入職。
想了想還是選了caton的cogeneration和claridge的空調課【何】既為GPA也為實際學的東西吧
這也挺用光了我一輩子的勇氣的【不是
總之又上班又讀書累的快翻過去了 一學期怒胖十斤……現在也瘦不下去的樣子?!天哪我好難過
對寫文停下來了
到現在還沒開始重開采薇

怎麼說到這裡都是做不到的放棄的沒膽子去做的事情
想想也是感覺……………………
T—T

沒什麼好總結的了,從變瘦開始吧【。

少年意气愁边老,往日情怀梦里知

打完题目我就去剥了个橙子……

长久不打个把随笔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只好上来就开门见山了

浪客剑心……
佐藤健的剑心实在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卒

整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太像了,太帅了,也太虐了啊!

少年不识愁滋味【。记得漫画也有那个章节的,剑心不得已拔刀,以为自己又杀人了。想想当时哪里懂那那种违心的,自厌式的痛苦,大致是和薰一样吧,只知喊着剑心不要杀人。特别急切,也特别单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别杀人,那人别死。
和月挑明那最后一把刀是逆刃刀真打的时候,画里画外舒一口气。
可是想想,也还是虐的很。如果不是主角光环又赐他一把逆刃呢?不是还是杀人了吗,还是出杀招,起杀心……简直是对过去所有矫正的嘲弄,只能靠着外物之束缚才能够管束住自己吗?说到底,那个人斩还是在心中蛰伏着而已吗?
佐藤健的剑心看上去简直是exhausted【……】,却意外的符合啊。

你还是说得出那句天真之语啊。
无法停止怀疑自己,仍然不能笃信他人,年岁渐长,身不由心,即使这样,你也还是要在这条连自己都不能坚定的道上走下去吗?
你都没有说什么,你似乎有很多次都要撑不住了。
现在我才知道只是走下去而已,就是一个人可能做到的最高的坚持吧。
就像活下去啊,活下去。

这就是我以为的少年之心吧。

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直白坦率的表达,从中二毕业以后,时代带来了新的漫画,不吐槽似乎就不算个人……
至于民工漫们,好像也没有像浪客剑心这样子的荡气回肠时代剧。
这不是少年的初心,初心是雪夜里的拔刀斋,是新撰组的恶即斩,是一腔热血激荡之后的各自为战。
但是剑心的逆刃刀,斋藤警官的恶即斩……
时光锥心刺骨后。

新井赤空最后一把剑为逆刃,他半信半疑,却仍是怀抱了希望。

改变时代的说到底不是剑心,是每一个人微小的愿望。







有的人为啥永远都这么恶心

实在是太恶心啦?
竟拿冰火踩3T我也是醉了好么!
就冰火那种看了开头你就知道结尾的玩意儿……

小说创作这种事,人物个性是很重要
但是point在 冰火是各项都拿到8分往上……
但是对不起,它是个优秀应试作文
3T呢,你说它的点子在别的作品有迹可循也罢,IDEA不算新鲜也罢……
可是这样的组合方式 就足够它留下痕迹了。

那些狗屁倒灶的标准,撑死也就是高中生作文评分用的……

你还是烧死吧,为什么要在世界上浪费粮食啊?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