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风雪山神庙

草料场上下了大雪。
碎琼飞花,玉屑乱舞,怎么说都好。
有个人在这样的雪夜里一脚踢开山神庙的破门,一枪又一枪,捅开三个流着血跳动着心脏的胸膛。
他杀完人,喝完酒,提着枪,枪上挑着花葫芦,走到白茫茫的大地里,走到风雪里,醉在雪上。
他往门缝外看时,本来是想去救火的。

絮絮叨叨几卷的一退再退,在咆哮的鹅毛大雪里,在枪尖绽放的血花上,在忍气吞声的沉默之后,爆发出最高音的怒吼。人人拍手称快,将拍子打响。
他却醉倒在雪上。
孑然一身,天地苍茫。
什么快意恩仇,明明是连骨髓也冻结的绝望。
大雪之后,昨日死,明日生。

林冲呢?
未尝不曾死在风雪里。

Days of Yesterday

南美一役的传说不再,卫冕冠军的魔咒,终究没有破除。
王朝没能延续,你们止步八强。
这不算太遗憾;但你的世界杯进球也停在了十五球。
你接过你的第二个金靴奖,你已经二十九岁。
而你的前面还有一个人,就差一步,一粒进球,一个时代,四年。
三十三岁,你稍微作了一下想象。

两年前欧洲杯后,那个三十八岁的第一射手终于挂靴。
告别赛后你们在柏林为他举办了盛大的party,每个人都抢着和他合影拥抱。你拿着块披萨,站在一旁张开嘴,一口咬下去。
你才发现你以为他会一直踢下去呢,每次小报上的落选流言都不是真的,国家队集训时他一定会提前到达,你蹦上去,他就和你打招呼,嗨,Thomas。
你们有过黏糊得好像焦糖一样的时候。红黑白的战袍,他是稳稳当当的恒星,而你刚陡然爆炸,冉冉点亮夜空。你说米洛你要小心了,我在你后头呢。他也笑着说我会再进球的。浪尖上的风令人沉醉,礼花在你足尖绽放。你不知疲倦地奔跑着,衣衫像鼓满了的帆。他却走了。
他说他不想离开拜仁,他说他的第一选择还是拜仁,他说再谈谈。
巴塞罗那,尤文图斯,阿森纳,多特蒙德,你每天刷推特,每一条都视而不见。当事人没说,什么都不作数。你感到为难,慕尼黑是你从小的梦,他却不能在其中担纲主演;提拔你的主帅,却不愿对他多加信任。你送出的球权,似乎也无人买你的账。
日历翻至初夏,他远走亚平宁,却没对你走漏任何口风。

那又怎样,你们还有国家队呢。瞧,很快你们又碰面了。但改变像墙角的蛛网,一点点抽出。青春是跑速,是爆发力,是一切,你仍是神出鬼没的杀手,只是搭档换了爆破力更强的Mario;你也调过他的比赛来看,他彻底成为了蓝鹰的锋线之王。这对你们都好,只是罗马的天空在你的眼中,始终是陌生的。
你们的联系渐渐变少,他没有社交网络,让这冷却来得更快。他的蓝色球衣后面的25,也不知在何时变成了熟悉的11。
你知道他加入凯泽时的号码就是25,这和你没有关系。但巧合足以让人高兴。
这时你感谢自己无厘头的设定和他的包容心,平时断续的联系在见面时突然热络起来,你们共享着一个梦,接应,助攻,和两年前一样,和四年前一样。他的体能下降了,跑位却变得更刁钻,恰到好处地将球递给你。你的胸口升腾起热烈的感情,为他自豪。他在最前面奔跑,带领你们攻城拔寨,动作慢了,却显得坚实;没有往日的轻盈,却风雨无摧。
十五球,平!十六球!
你朝他走去,他和每个人拥抱,然后走过来,张开双臂。

你很高兴,但超常的喜悦一时间反而令人无法发笑。马拉卡纳的终场哨起,无言的狂喜再次降临。大力神杯传到你的手中,你凝视,沉默,微笑,举杯,就是没法在此刻把嘴咧成一把虎口钳。
你还知道这之后就是离别了。

Philipp很快宣布退出国家队。他的决定坚决得近乎冷酷,却是最明智的做法。而那个三十六岁的男人却迟迟不表态。金靴,银靴,足球先生,德国杯,世界杯,他早已饱揽了金钱与荣光,却仍想奔跑至最后一秒。你想你猜到了他的决定。有些人选择在巅峰铸成传说,也有人选择融入逐渐消亡的夕色。你只是觉得,在国家队看到他真不错。

而你也想再踢一届。你算了算,三十三岁的前锋,比他还强上不少呢。
不同于西伯利亚的凉夏,卡塔尔的热风总叫你想起八年前的南美。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你却还站在这块草皮上,水汽压迫着你的胸膛。赛前大多数报刊都急不可耐地做算术,征战四届世界杯的托马斯穆勒什么时候能打破十六球的纪录?
这一刻来的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快,小组赛第一场,六分钟时你一脚破门。皮球撞上球网,你却恍恍惚惚,好像做了一场三十三年的长梦。你纵身跃起,腰背往前,打了个空翻,面朝天空躺在草皮上。
你很少做这样的体操动作,不成功也合情合理。你跳起来,伸出手臂,吼了一声,随即被许多手臂许多拥抱挤在中间。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你的十六球。

他在看台上,两手拢住面颊,微红的眼眶盛不住湖水。
星陨星升,敌不过此刻永恒。



tag : 德足同人 穆克 MK klose mueller

【采薇】卷三 隱者聽棋擲龍虎

拖拖延延寫完第三卷……
事情一堆一堆不可能像去年那樣高頻率更新
篇幅卻比黃泉大很多
啊心累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百合 花策花 采薇

【采薇】卷二 萬壑千霜點天兵

第二卷。
行行重行行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百合 花策花 采薇

【采薇】卷一 洛水老屍驚死樹

采薇和大家見面啦!(誰和你見面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采薇 百合 花策花

白駒 第八章【the end】

最後一章
節奏其實……還是不是特別滿意 不過其實整個大白馬都寫的我很煎熬就是了
媽呀我還是適合寫灑狗血吧

但好歹又完成了一個目標醬紫!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白駒

白駒 第七章

白駒 第七章
甦醒的劍 和臟爛又善良()的心((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白駒

白駒 第六章

第六章
嘿嘿嘿哈哈哈(笑P?!(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白駒

快樂感恩節

第三個,挺好的,他想。
他身後還空蕩蕩的沒有人,眼前則躺著一個五顏六色拼接而成的旅行帳篷。帳篷外並排放了三張椅子,他也帶了一張,似模似樣地拿出來在帳篷邊放好坐下。不一會帳篷裡鑽出個人來,下巴上抹了一層黑壓壓的絡腮鬍子,人倒年輕,動作迅捷得很。這人戴著頂米咖的毛線帽子,把眉目壓的低低的。他忙不迭地站起來,縮在黑色的羽絨短外套裡,扯著嘴角招呼道:“Hi?”
兩人寒暄一陣。他英聽不好,大致有一半聽不明白。但笑總是沒錯的,對方笑他便也笑,偶爾點點頭,間或聽到幾個詞,“Mexico”,"TV",再聯想一番,也能雞同鴨講。不多久後面有人來排上隊了,這人又有些扁,矮到了他的眼皮下,但也戴一頂毛線帽子,黑色的。他便轉身過去故伎重演,雖然初冬寒風凜凜,聊得看似卻也十分熱絡。
有五十台,他想,太好了,他是第三個。但還是有些擔心,萬一前邊那兩人和他做了一樣打算,到開賣的時候突然又變出好些人來占名額呢?沒關係,有五十台呢——他們都說店裡一定還會有的,五十不過是檯面上交代的數字,這可是一年一度的感恩節——商場不會放過的!感謝火雞,感謝印第安人,感謝資本家,感謝所有忽高忽低的折扣,年尾要衝業績,就更該感謝顧客。而且他是第三個,志在必得。
他把手插在口袋裡,站站坐坐了半日,然後自然而然地藉口回家吃飯,便從車裡拿了兩盒絲綢的方巾,遞到那兩位毛線帽子的手裡。
真正的絲綢,並沒摻了滌綸尼龍,特地托人從家鄉買了來的,為了有些時候的格外好用。
“感恩節快樂!”
他順理成章地說。

商場要到晚上八點才開門,但提前便會先給排隊的人們發放提貨券。前年大約七點半,去年似乎是七點,他怕趕不及,於是五點半便將自己認識的三個學生叫了來。這倒沒什麼問題,學生都好說話,一頓飯便足夠把冷風裡站兩個小時的人情還清;最後一位老師便不好辦了,六點了電話那面仍施施然,說道,哦,正要吃飯,一會見。這便不計較了,便是只差一台,也還有四台呀——幾個學生到底未出象牙塔,個個都記得問他這是否算得插隊。他心裡想了想那兩條絲巾,幾乎就要賭咒發誓,萬無一失!
於是人馬到齊一一站定。米咖色帽子轉過身來看了他一眼,他把手插在衣袋裡,便走上去打哈哈。
米咖色帽子的臉忽然就沉下去了。他張口就噴出一串子彈,他只聽出“隊伍”“朋友”幾個十分基礎的詞。但意思很明瞭了,這人在同他發難。他的臉突然給凍住,作不出什麼柔和的表情。他應該反駁嗎?該說您的妻子也是插隊的嗎?還是說那條絲巾算什麼嗎?不,還是算了,太突兀了,把事情鬧僵了可不好,拖一會就好了。再有一小時拿了提貨券,便萬事大吉。總之也聽不懂,他木然地想,由他喋喋不休吧。難道他們能當真轟走他不成?他又拿餘光瞄了瞄那三個學生。他們畢竟都是一樣的背景,熟得很快,現在三個人已自堆在一個角落說些他聽得懂,卻聽不明白的中國話。和他妻子一樣,時時便迸出幾個生僻名詞,並不理會他是否瞭解她——而她也不明白他這些挖空心思鑽出的財路。兩邊他都不明白。他在風裡聳了聳肩,把脖子埋進去。
這是漫長而孤獨的一小時。他又進貢了小半包萬寶路,但當真管用嗎?他們也不能拿他怎麼樣,也許。畢竟在這裡人人都不認識彼此。半小時,一刻鐘,手機光屏跳到七點二十五的時候,商場的側門打開了,排隊的人們站起來,收起帳篷,收起椅子,攏成一條。就差一點!快把那小小的紙條發到他們手中吧,他面無表情地想。
米咖色帽子又噴了一口煙圈。他猛地跨了一步從隊伍的最前面站出去,大聲對著走過來的店員響亮地申訴。他的頭頂隨之嗡地一響,他聽不到這人到底在喊些什麼,他只能看見那米咖色帽子的墨西哥人走到他身後,拍了拍那個黑色毛線帽子——他也跟著喊起來。那三個滿臉淡漠事不關己的學生,看看他,又看了看店員,就慢慢地,一個個地,從隊伍裡退了出去。
五台。現在只有一台了。他僵在原地。只有一台了。他張口解釋了幾句,但聲音全被米咖色帽子壓了過去。他也不占理,難道他要找一個擴音器公告給全世界,說他送了兩條絲綢圍巾給他們?!
只有一台了。他反反復複想著這一件事。隊伍重歸平靜,他的電話突然狂躁地跳動,是那遲來的幫手打來的。他心不在焉的對付了一句打發了對方,才終於緩過些神。他扭動脖子瞧了瞧周圍,才發覺那三個學生還沒走。他們站在離開隊伍一米的地方,頭都有些低,各自把玩著手機。他心裡忽然好過了一些,揮揮手把車鑰匙扔了過去,道:“你們先走吧!走吧!去吃點東西!車裡暖和!”
他們接了鑰匙,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一個男生道:“沒事兒,我們車裡等就行。”
他胡亂點點頭,又站回隊伍裡。
這次是真的只有他一個人了——和一台,這人人趨之若鶩的新式電腦。

不多久店門打開,他們一個個走進半開的大門,他拿著提貨券,領下了那唯一一臺屬于自己的新式電腦,便向收銀台走去。
“Hi!”
他扭頭一看,竟又是那米咖色帽子。
他笑得仿佛要開出一朵向日葵來,道:“剛才很抱歉,你需要幾台?我們可以幫你。”
他好像轉瞬之間由極寒的地獄去了溫暖的天堂,一頭霧水地只知道連連感謝。
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指比劃:“四!還要四台!”

--------------------------------------------------------------

“……嗯,然後呢?”他們坐在溫暖乾燥的車裡,另一個男學生開口催他說下去。
“他……他搶我的東西!他敲詐我!!”他的聲音陡然拔出一朵地雷,嘩啦一下炸開。
“他拿著電腦走了!我追上去……他們四個把我堵在牆角!!”
“‘什麼東西,我們沒有拿,不知道啊!!!’”

他英聽並不好,但這句話卻聽得再清楚不過了。

“我們聊了一整天!我還給了他們兩條絲巾!感恩節!”
車裡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在回蕩。他回到車裡前冷得渾身發抖,根本拔不高聲音,即使面對員警時也拿不出底氣。他被堵在牆角,米咖色帽子,黑色帽子,還有兩個他們帶來的,插隊的人。他們提著他買的電腦,笑嘻嘻地說,什麼電腦,我們什麼都沒拿。他想大吼,想咆哮,想將這幾個人撕成碎片,但他被壓在陰影下方,他說不出來,他吼不出來,他連這種時候都只會咬著牙笑。可他怎能不發洩一番?只好回到車裡,對三個沉默的,無辜的聽眾,唱他遲到太久的戰歌。
過了許久,三個學生裡的女孩子道:“……幸好碰到員警。東西都在麼?”
他又伸手去摸了摸車座下方一迭厚厚的紙盒,才能再松一點氣。
“在,……應該都在,我們找個店,你們吹了那麼久冷風,吃個飯……”他語無倫次地打火轉彎上路,在不遠處的一家餐廳門口停下來。他熄了火剛想下車,又頓了頓,將車座下的五台新式電腦抱在手上,才推開車門。
“東西沒事人沒事就好。”一個男生看看他道,幫他接過了其中兩個袋子。

是啊。三,加上二,五個。他無意識地又點了一次數目,終於能夠笑一點出來了。
“是,是啊。”他結巴道,第一個推開了餐廳的門。

白駒 第五章

前塵往事隨作煙。
第五章

继续阅读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白駒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