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
2
4
5
6
7
8
10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6
27
28
29
   

下雨

我假裝在下雨。
我希望一直下雨。
我希望潮濕的空氣和粘膩的雨簾把整個城市都淹沒。
但我在假裝下雨。

你說,是不是應該在屋裡打起傘?

一定是消化不了,所以睡不著。
不會作死就不會死。
你怎麼就不明白呢。

好吧睡了一覺居然寫完了《采薇》

洛水老屍驚死樹
霜葉殘機倚危亭
隱者嬉言弄七星
將軍醺飲宴上陵

宿宵厭醒擁冷衾
秣馬東都刺軍情
雪冤洗恨領奇勳
更夜長奔火燒營

平野孤星逐輕騎
荒城背水拂鐵衣
朱筆試染胭脂色
挑燈酌酒斬雲旗

拾骨吊命幽夢罹
琴劍瑟鳴且將計
山河意氣有時盡
紅衫杳眺夜郎西


——《采薇》十六卷分卷名

=u=

平野孤星逐輕騎
荒城背水拂鐵衣
朱筆試染胭脂色
挑燈酌酒斬云旗

嘻嘻嘻就不告訴你這是什麽

表問我這是什麽東西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葉瀾江端坐在扶手椅中,吸了一口長氣,道:“你不必多慮,想看燈,去就是。”
他隨意鬆散地往雲錦墊子上一靠,雙目閉闔,吐納勻息,竟已自開始打他的坐了。
施棋倒也沒有拔足就走。他東撈一把,西摸一下,從桌上包了幾個果子卷進包裹里,又把碎銀子摸出來點了一回,看看外面天色晦暗月色不明,就出去喊小二拿把油紙傘。他進進出出悉悉索索磨蹭了大半天,眼看著葉瀾江真氣已渡轉一周,他這個心心念念要看燈火的人竟然還站在客棧狹小的房間里。
葉瀾江先前專心調息并不曾注意他,只以為施棋早已走了。不想一睜眼,仍看見這個小道士抓耳撓腮,提著個包裹站在房中躑躅,不由笑道:“你是未走,還是回來得這樣快?”
施棋皺皺眉,沒答他,又在房中轉了幾步,終於一臉苦惱地去拉葉瀾江:“你和我去吧。”
葉瀾江道:“我已說過,沒興趣。”
施棋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手上突然用力將葉瀾江拉的站了起來。他直盯著葉瀾江,神色認真道:“……就當陪我去。”

他虔誠,幼稚,真摯又坦白地吐露出了自己的念頭,他沒等葉瀾江回答,就抓著他的手,快步向門外走去。葉瀾江還是不忍心拒絕他,只好跟上去。他看施棋雖故作端然急惶惶地走在前頭,手上不肯鬆開,卻連回頭看一眼也是不敢,忍不住還是覺得有些好笑,心想就由他去吧,幾歲的孩子,能鬧出什麽名堂來呢。

他隨著施棋一腳踏出了客棧,幕天席地的光華突然籠罩了下來。

施棋半驚半疑地慢慢轉身過去,只見葉瀾江駐足在客棧門口,身前身後俱是朱紅妍黃的長明燈火,他的白發染上一層琥珀琉璃,連泠然的神色亦變得遊移而怔忡。施棋不知他怎麼了,卻又隱隱覺得這柔軟的沉默不該被打擾,於是他往回走了兩步,站到葉瀾江身前,伸出手去晃了晃。
他卻不知道,那十裡長明街的輝煌火光,一樣映在他的眉梢眼角。他是如此年輕,帶著少年劍客的冷冽鋒芒與莽撞喧囂,生動又霸道地在光怪陸離的世界里綻放。
如墜夢中,如夢初醒。
葉瀾江顫了顫眼簾,回過神來,卻似乎又並非這樣清醒。他的唇角彎起來,看著施棋輕描淡寫地笑了一笑。
施棋連想都沒來得及想,他一傾身子,貼到了葉瀾江的唇上,而後馬上警醒過來,倒退了三大步,張著眼睛連連搖手。
葉瀾江卻沒有惱。他仍是那帶著三分怔忡的惘然神色,道:“你不是要看燈么,走吧。”
施棋連連應聲,只是再不敢去抓葉瀾江的手了。

幸而綿延燈火,人潮湧動,都只雀躍地望向前方,不曾有人注意到這一段停止的時光。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道剑

有很多東西

有很多想寫的東西。
海洋,孕育生命的開始,洋流,潮汐,深水里的未知與骯髒。大漠,黃沙下的遺骸,埋葬于千年前的笑顏,熄滅的生命,再也沒法亮起。

青海長雲暗雪山。

想要得到什麽,都不得不失去相應的東西。我正在失去,我已經失去。
那真的是非常遺憾,非常遺憾的事情。可也只能這樣。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到起點,那就好了。
當我可以站在起點不用再動的時候,夢想大概就實現了。

花策花《采薇》--片段--

孫清言低下頭,看著那只向她伸出的手。
她的手不似尋常人家姑娘那樣,至多只有些洗衣做飯留下的痕跡。她的指節凸出,而手指與掌骨卻清瘦分明,虎口還能辨出那長年持槍握箭留下的層層繭子。她的手背上覆著鐵鑄的戰甲,而她將手翻了過來,那唯一柔軟的掌心在硝煙裡裸露著,邀請著她。
她慢慢地抬起手,握住了那只沉默而堅韌的手。
岳紅衣猛地將她拉上了馬背,而那聰敏異常的馬兒立即拔足狂奔起來。她們仿佛已達成了某種契約,某種不必闡明的承諾,她在血花金戈交錯舞動的戰場裡穿過,她在奄奄一息或是咽了氣的軀體上踏過,她就這樣捲入了歷史的洪流,捲入了天策府如履薄冰的明天,捲入了李唐王朝尚且不可知的命運裡。而這是她自己應允的,默許了某種瘋狂的行徑與未來。她伏在岳紅衣的身後,扭頭往身後望去。八百里連營火光蔓天,映得夜空一片赤紅,星光月影微微渺渺地隱在至遠的天際,火光之中幢幢刀槍劍影虛幻得彷如皮影戲大幕之上的小偶人。
這火停不了,卻也沒什麼不好的。她暗地裡這樣想,她覺得現在這樣也不錯。
這也許當真不是一個壞選擇。


——《采薇》

tag : 同人 剑网三 百合 花策 策花

4月2日

早上趴在床上看著PPT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一件很久遠的事情。
初一的時候我買了人生里第一本漫友,我記得封面是小嘰,翻開的第一頁黑色底板上滿滿是各種漫畫家的名字。
那時候真高興啊。

轉瞬即逝,轉瞬即逝。
在永無止境的痛苦里,爲了偶爾一瞬的喜悅。

總結一下就是“他媽的快讓老子弄完這些破事老子要寫文老子要畫畫”……

4月1日

一個月有那麼三十幾天想去死。

不知從何時起我恐懼未知和新鮮。我害怕不曾掌握的知識,恐懼天書般的領域,害怕全神貫注,害怕競爭,害怕面對。也可能本來就是這樣的,以前的一切尚且不夠難,不費力的情況下足以駕輕就熟,全然不曾煉就過勇往直前的膽色。

大概從大學開始之後漸漸意識到了虛張聲勢下的懦弱本性,開始一點點地試圖轉變。我真的不想再落回那個讓自己厭惡的套路里去,因為實在太討厭了,討厭的想去死。
可我到底有沒有一點改變呢?好像還是沒有多大的改變的樣子啊。
想太多,做太少。

神煩。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