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13
14
15
16
17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1
   

八月二十九日

刪了幾個相冊
想說有那麼多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流逝是切實存在的,我想記錄下來?
可是又想在某天不再前進的時候再梳理
畢竟現在兵荒馬亂

但是呢 到時候我還能記得多少?
現在想起來堆雪雕的時候還是太高興了,實在是太高興了呀
笑的停不下來嘛

無伴奏

小提琴是心靈的哭泣與歌唱
大提琴是我輾轉不得的戀人

风雪山神庙

草料场上下了大雪。
碎琼飞花,玉屑乱舞,怎么说都好。
有个人在这样的雪夜里一脚踢开山神庙的破门,一枪又一枪,捅开三个流着血跳动着心脏的胸膛。
他杀完人,喝完酒,提着枪,枪上挑着花葫芦,走到白茫茫的大地里,走到风雪里,醉在雪上。
他往门缝外看时,本来是想去救火的。

絮絮叨叨几卷的一退再退,在咆哮的鹅毛大雪里,在枪尖绽放的血花上,在忍气吞声的沉默之后,爆发出最高音的怒吼。人人拍手称快,将拍子打响。
他却醉倒在雪上。
孑然一身,天地苍茫。
什么快意恩仇,明明是连骨髓也冻结的绝望。
大雪之后,昨日死,明日生。

林冲呢?
未尝不曾死在风雪里。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