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黃泉[一]

黃泉的開頭。
說是一可能並不是第一章,寫下去應該還會改什麼的
全文請點入_(:з」∠)_




平安客棧今日不太平。
花蝴蝶撲著扇子,在堂前打著轉。惡人谷地處極西之地,隱在昆侖山脈深處,四季不明,從無炎夏。但她忙忙地搖著扇子,額頭上卻仍是有汗涔涔滲出來了。
大道上忽地有馬蹄音傳來。花蝴蝶一驚,忙踱著碎步出去看。那騎者似乎並非坐在馬上,而是趴臥之姿,花蝴蝶看到,心裡先涼了半截。馬兒卻似通人性,一路豁命狂奔,至平安客棧門口卻猛然停下,仰天一聲長嘶。馬上之人滾將下來,一把拽住花蝴蝶的裙擺,神色極是駭然,卻瞠目結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花蝴蝶並沒像往日一般嫌惡地將他甩開,反而躬下身去問道:“你們其他人呢?怎麼樣?謝老闆呢?”
“……不……”那人費力地抬起頭來,“不……知道……我不知道……”而後便死死抓著花蝴蝶的衣擺一頭栽在了地上。
花蝴蝶的扇子搖的越發匆忙。她狠狠一腳踢開地上那人,往樓上招呼:“老陳,下來!”
樓梯上走下來一個晃晃悠悠的老駝背,踉蹌地朝客棧門口趕來。花蝴蝶飄他一眼,道:“你把這傢伙先放在堂前吧。哎真煩人,老娘可真不樂意給他們髒了地板。”
老頭諾諾應聲,吭哧吭哧地將那個彪形大漢拖進了客棧。說話間黃土大道上又有蹄音傳來,花蝴蝶奔前看時,馬背上竟是三具屍體。
花蝴蝶臉色煞白,掐指算道:“錢老六,吳西風,馮開歲,楊鷹……四個人,竟都是回來了……”
她越發的焦急,已進不得屋去。不知過了多久,遠方傳來了第三匹馬的聲音。
第一匹馬載來的是一個活人,第二匹馬載來的是三個死人。那麼第三匹馬帶來的是什麼?
花蝴蝶已不再搖扇子。她長吸了一口氣,去迎接第三匹馬的到來。

第三匹馬的足音規律而優雅,漫步到平安客棧的旌旗之下。
一名白衣道人翻身下馬,對花蝴蝶笑了一笑,道:“老闆娘,勞煩你幫我拿壺配燉肉的燒酒。”
花蝴蝶心下一驚,更是憂慮滿懷,但又不得不給,當下只得喚了奴隸將馬牽過,自去取了一壇遞與那白衣道人。她給了酒,又搖起了扇子,斜斜地飛著媚眼道:“謝老闆,你一向最公道,我做做小本生意,你可多擔待著我些呀。”
被稱作謝老闆的人笑道:“老闆娘毋需擔心,謝某自然料理得來。”
他徑直邁進客棧,劈手便把一罎子“燒酒”全數澆在那唯一一個活人的腦袋上。
花蝴蝶打了個寒顫,扭扭腰肢搖著扇子走上樓去了。
那“燒酒”不知是何物事,澆下之後噝噝作響,大漢的皮膚之上便生出灼傷一般的花紋來。這顯然很痛,他龐大的身軀抽搐了幾下,彈了起來,見了白衣道人端坐面前,竟慌的向後爬去。
白衣道人十分開心的笑了起來:“別跑。若是三個時辰前,這倒是明智之舉。”
大漢停下來,呲牙咧嘴地破口大駡:“謝一心!你這個……你這個……怪物!”他話音未落,便勢如瘋虎地向謝一心身上撞去,斜刺裡白光一閃,竟是在轉瞬之間掣出了把匕首。然而謝一心怎會被他傷著分毫?白色身形飄然閃動,再定睛看時謝一心已端坐在長桌的另一側,閑閑地斟起茶來了。
大漢武功也並不弱,一擊不中已立刻收起勢來。他亦知與這道人一戰絕無得勝之可能,所求無非速死而已。但謝一心明擺著不和他打,隨著時間推移,那燒酒之毒發作的越發厲害,他渾身俱是奴隸印記,出得這平安客棧之門就是一個生不如死。
惡人谷的漢子雖然有許多狠毒之處,但脾氣上終歸是直來直去的多些。大漢眼下進退維谷,昔年兄弟也都死于謝一心之手,心下一橫,手中匕首朝著自己的脖子抹了過去,十八年後不就又是一條好漢?
他的動作快,謝一心卻比他更快。
匕首噹啷一聲落到地上。
一柄秋水一般明澈的長劍點著他的脖子。那劍的主人輕輕地說:“走出去。”
“我很有耐心,你可以在這裡慢慢想。你可以在這裡一次次嘗試自殺,不吃不喝,不讓老闆娘做生意。你也可以走出去。我不想讓你死。”
這聲音也沉靜如秋水。
他收起劍來,坐回長桌旁。龍井是前年的了,但也能聊以慰藉,打發一會時間。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大漢哀嚎一聲,往平安客棧外頭狂奔了出去。
謝一心看他被人套上手鐐腳銬拴著脖子牽走,隨手拍了兩錠銀子在櫃檯上,就提劍離開了平安客棧。
花蝴蝶慢慢地從樓上走下來,把銀子收進櫃子裡。門外的三具屍體已經不見了,也許去了萬獸王那變成了猛獸的飼料,也許在白骨陵園的某個角落被永久的收藏。
三生路上冷風烈烈,黃土揚沙。天陰沉沉的,風雨欲來。
花蝴蝶把客棧門關上,今天她不想做生意了。

TBC

tag : 道剑 剑网三 同人 纯阳 藏剑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