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萬水啊千山

剛才隨手刷了刷視頻,就突然想說,啊洛陽是我的夢
然後又想了想……長安也是我的夢……
……羅馬也是我的夢……
絲路也是我的夢……
大西洋也是我的夢………………
好了不要做夢了。

一年前老爸問我說你其實想寫的是什麼
其實這個問題以前我壓根沒想過 但是當時想都沒想就說 文化衝突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一種最高級怎麼可能滿足呢
怪大地眾生太美麗啊

第一次真正有知覺的出遠門是初中去雲南 綺麗的地名在出發前就讓人感到快樂。蒼山洱海色彩明麗,進香格里拉時高原草場和上面星星點點的小花,披著面紗的梅里雪山,和站在玉龍雪山四千海拔之上十幾分鐘以後開始吸氧……(喂
這大概是第一次打開的宏大體驗?文藝嗎,那個時候其實真的挺傻的,看以前留下的日誌完全是個咋咋呼呼的小傻逼。但是美是永恆的,當時的景象滑過,有吉光片羽鐫刻在心裡。
高中的時候去西安,媽呀這可是我最喜歡的古都之一!春節時候去的,因為全家都是浪漫主義者……(何)的關係,我們選擇了一趟要開兩天的火車,晃悠去了西安。其實只有我沒去過(深沉),所以說是浪漫主義者(深沉
現在寫下來,想起來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兵馬俑,不是半坡,不是乾陵,不是華山……是有一天晚上老爸的基友請我們在鐘鼓樓那吃餃子宴,吃完走在城墻下。因為近元宵,城樓上已經有火紅的燈扎起來。
真是喜歡西安啊。泡饃啦,大家都吃過的biangbiang面啦,荒無一人夕陽之下的半坡。最後才去的華山,還剛下過雪,山道上結了一層薄冰。所有的遊客都頭頂著屁股屁股頂著頭……憑空無依的吊橋上滿滿鎖著大扎大扎的金鎖。
這一切都滿是詩意,當時只能刷一句Lol現在也說不明白。我始終不能忘懷,時有時無地,忍不住地在現在的文里寫進幾筆。
世界上有這麼多美麗的東西,這麼多沉寂的深情,這麼多逝去而無人知曉的青春與生命。

然後是江南。揚州,鎮江,蘇州,無錫,同里,西塘,南京,上海,寧波,湖州,杭州,等等等等等等等。她們同氣連枝,才是江南。而我就在江南,怎麼樣也覺得是家的距離,是兩小時車程只為吃一碗老牌豬油粉絲買一袋鮮醬雞爪的家。往湖州路上還有一個叫做荻港的小漁村,京杭運河從村子旁淌過,村裡只有一間小吃店,但有全天下最好吃的響油鱔糊。比松鶴樓還好吃。如果我能是個話本小說里的傳奇角色,一定會找機會給自己加上這樣的台詞,小漁村里有全天下最好吃的響油鱔糊!新鮮的從溪水里摸起來的黃鱔,還在劇烈地甩著身子的時候已被開膛剖肚,扔進鍋里時皮肉還會顫動。出鍋時再灑上一把院子里切出的蔥花和薑絲,十個松鶴樓十個富春茶社也不換。
但五十個可能就換了呀。
比起人盡皆知的美,江南的骨頭卻是錚錚的。鐵蹄踏過兵戈交錯的戰場永在江北,江南卻是家,是最後的堡壘,是供著十八代靈位的宗祠。她不在意帝號的變更,她的溫柔山水足以撫慰每一朝瘡痍滿身的遺民。她關心的是家中的餐桌,晴日里晾曬出的衣衫,戀人的心,和早春枝頭的第一朵花兒。柔弱而微小的希望支撐起充滿韌性的脊梁。江南從未改變,連異邦的鐵蹄到了此處也不免和氣。斬不斷的水,捉不住的風。

然後呢?然後去了華北。聽到耳朵起繭的北京,莫名其妙撞去的山東。我第一次看到北方的山林,不是精挑細選的景點,就是一個市下屬的生態保護區。冬去春來,葉子很少,而枝杈很多,往上伸在天空里,乾燥的陽光落在厚而鬆散的枯葉上。縣城中的柏油馬路寬廣又冷清,後頭掛著廣告牌的自行車打著鈴駛過。我坐在不太綠的梧桐樹下,剝著栗子,然後偷幾個塞進嘴裡。我漸漸地認清了這種異樣的美,它不修邊幅,不少瑕疵,衣服的成色有些舊,鞋面上也有些污痕。但它笑著,沖你張開雙臂。我投入了它的懷抱。後來我又看到少女,看到美婦,看到莽漢,甚至看到尸骸。小城的海藍過寶石的閃爍,油城的面容冷淡又激進。而濰坊聊城和淄博我大概始終不能忘懷,它們是大半個身子栽在黃土里的齊魯遺風。曾經的鈍感與漠視到此時叫人羞愧……死去的名士,化骨的美人。到聊城的那一天是下午五六點,垂垂暮色里我看到縱橫兩條大道上的光岳樓。她灰頭土臉,珠黃面瘦,幾隻小鳥嘰嘰喳喳飛過。
壯麗的河山,巍峨的建築,都是值得傳世的瑰寶。但這世上還有更多,更多的珍貴的寶藏啊。若光岳樓,若鰲頭磯,若殉馬坑,若芝罘的小燈塔,若十笏園,若銀雀山,若東平湖……如你如我,無人記得,正被忘卻。但不值得被記得嗎,當然不是啊。普通值得被銘記,應當被銘記。
我真的很慶幸。

寫不動了有空再說。眼睛好累啊……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