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呵呵

我在15歲的時候就認識你,那時候你16歲,其實已經有過一般人沒有的體驗,可我不知道。但你看起來仍像一隻小白兔,暗自喜歡一個棉花糖一樣的女孩子,被一個不夠高,不太帥,有點偏瘦,但是乾淨清爽的男孩子追著。
你坐在圖書館的樓梯上,問我,你說我要不要接受他呢?
你還是惶然的,我說人不錯對你又很好,可以在一起試試。
整個高中時代,你和他在一起,你仍然暗自喜歡著棉花糖妹子,並看著她分分合合。一切的荒謬糾葛,放在青春兩個閃閃發亮的大字之下時,似乎都能披上一件文藝憂傷的外衣,一切都可解釋了,並且值得懷念。

畢業之後,我去了外地,你們留在本地。我通過電話知道你的近況,變化是一點點發生的。大二的某一天你的敘述裡出現了一個新的名字,他有女友,而你有男友。你們互為小三,而你甘之如飴。你用那種台劇裡的壞女人的口吻說著他女友的土鼈穿著和不識趣,哼,XX。

這是觸及我道德底線的事情啊,但我們認識五年,我不可能去斥責你,我說跪求你別亂搞,但我知道我說什麼你也是不會聽的。你需要一個傾聽物件,而不是給予你意見的人。

幾個月後東窗事發,你那在一起五年的小男友割腕自殺,雖然是未遂,你終於是安分了一段時間。然後我陪著李希雅去做了一件十分驚恐的事情,下限簡直都要被你碎完了。
也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在想,如果不是在高中一年級就認識了你,也許我根本不會是你的朋友。如果在大學認識你,也許我只會側目走開。但是一切又有跡可循,其實從高中一年級開始,就埋下了今天的種子。
又過了幾個月,局面平定,你又開始踏上兩條船,那個男人亦然。我只是不想明說,引誘你的無非是偷情的快感和同時被兩個男人所愛的成就感。你的男友被蒙在鼓裡,我只能呵呵。

然後你出國了,儼然把自己變成了欲望都市的女主角。我開始厭倦和你的聊天,因為每每說上三分鐘你的話題就變成了男人。說白了不就一根JB,至於你天天掛在嘴邊?
放假回來你找我吃飯,半道有人給你打電話,你說我和我小姐妹在一起。我覺得小姐妹這個詞格外神奇,和媽一說,她英明神武的說那人是男的嗎,我說是。媽媽說,小姐妹就說明,她在和女的吃飯。
我覺得非常恐怖。到此時間已過去七年,她不知道自己的臉龐上再也沒有清純乾淨的氣息,可她的長相本身偏幼齒,於是仍然習以為常的在賣萌裝可愛。
我很快也出國了,我們擁有了一樣的時差,她是我在這片大陸上唯一一個知根知底相交七年的朋友。

她待我是很好的,雖然沒有那些男人重要。但每當她發給我新的照片的時候,我看著電腦螢幕上她那為歲月和放縱的人生侵蝕過的容顏,我真的無法說出一句稱讚之詞。你知道嗎,你以為那是你的女人味和成熟風流,我看到的卻是赤裸裸的欲望和風騷,以及從內心開始的衰老。

這兩天在看情人,於是有些微妙的念頭。扯到性與愛的問題似乎太大了,可能我只是覺得你不夠愛不夠尊重自己。

當你想重新談一場認真的戀愛,卻發現身邊已經沒有認真的人。你死乞白賴想去抓住最後一根稻草,但是又何必呢。
祝你幸福。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