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斯芬克斯》結局番外①十個冬天

啊蛤……RO遊戲的同人。正文寫了三章無限制的大坑中,結局的番外卻生出來了啊!
多麼不好意思啊。。。。TAT



每年冬天前往夢羅克,在國境線內最溫暖的地方度過最冷的時候,已經變成了我的習慣。
很自然地,每一年冬天,菲曼•拉基亞都會前往城外的傳送點迎接我的到來。即使後來她從小隊長升職為騎兵隊長,後來又作為騎士中的一員進入戍邊大隊幕僚團,也不曾因為公務的繁忙而疏忽於對我的接待。
從城市到村莊,從無垠的荒原到古老的廢墟,我的旅程看起來無窮無盡。夢羅克在這看不見終點的旅途中變成了我惟一的歸處,當第一朵雪花降落到地面,飛星就會躁動不安,蠢蠢欲動地往南邊的方向眺望。
第五年的冬天,我從極北的大陸乘坐飛空艇回到依斯魯德。因為離普隆德拉是如此之近,我決定回家去。
父親對我的歸來表現出了十分驚訝的態度,他竟然啜泣起來。我強作鎮定地安慰這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告訴他我不再離開,我會留在普隆德拉。
繞了一個巨大的圈子,最終我又走回到了原地。
進入皇城騎士團後的生活反而比在外流浪時更加忙碌,儘管許多現在在我看來都是瑣事了——例如承擔皇家侍衛護送貴族出訪,或者是制止西方平原上季節性的野牛暴亂,等等。
回首都後的第一個新年,我正在與牧師們一道佈置將要發放免費糧食的佈施台時,心裡忽然想起在夢羅克邊陲就職,六年以來似乎只回過一次首都的女孩子。不知出於什麼心理,我帶著教會的佈施找到了她長大的孤兒院,那所在中央廣場十點鐘方向,躲在市集的陰影後頭的小房子。
孤兒院的姆媽和孩子們看到我都非常吃驚,在看到我帶去的東西後似乎更將我當成了菲曼的狂熱追求者……走的時候還拉著我,叫我多去告訴他們些菲曼的事情。
於是我給她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將這一年來的事情說給她。飛星很聰明,信一綁上腿它就立刻撲棱棱地向南飛去,很快連個黑點都見不著了。
新年過完時,她的回信終於來了。儘管短的一句廢話都挑不出來,倒是真的非常感謝我去孤兒院看他們的樣子。
回首都的第二年。年中時,我接到調動令,升任皇城騎士團副團長。許多副團長之中的一位。
第三年上,我的同事及父親開始天天拿各家小姐的畫像給我看。我沒有想過結婚,就信手拿來翻翻,卻突然想到,已經這麼多年了,不知道她一個人在夢羅克,會不會已經嫁作人婦,或者再拖上兩個孩子了?
這個念頭一出來竟然收拾不出,旋即又想到雷諾•盧賽爾那節操缺失的臉,我簡直坐不住要去逼迫雪恩•霍普造後悔藥。他卻大驚小怪起來:“什麼?!克萊文先生和拉基亞小姐難道不是一對戀人嗎?我看你總是在給她寫信!”
結果因為這句話我腦子一熱,冷靜下來人已經站在了夢羅克城外。
夕陽西下大漠黃沙的場面給人帶來的不止是冷靜更是冷卻。我清晰地認識到這整個行為都是不對的,只好意興闌珊地先去劍戟酒館。戍邊大隊中的騎士們往往會在那裡喝上一杯,對打聽消息來說是個不錯的地方。若是她真的已經成家,我這沒頭腦的衝勁豈不是害人害己。
黃昏的夢羅克是空曠的。夜幕雖然沒有降臨,但四處已彌漫起了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氣氛。事實上,屬於這個城市的真實在這個時點才正要開始。
我攏了攏斗篷,加快了步子。
前面的岔路上忽然閃出一個人來。身量高挑,罩著兜帽,行色匆匆,似也是往劍戟酒館而去。我想跟他搭個話,興許今晚能喝上一杯也說不定。剛趕緊幾步,那人已警覺地回過臉來。
兩側的臉頰削下去了,翡翠色的眸子深陷在有點發黑的眼窩裡。精神不太好,銀色的短頭髮從兜帽下漏出來,在風裡輕輕地擺動。她驚呼道:“克萊文?!”
是我,克萊文•凱恩。
“你看……怎麼這個時候來?很忙啊,我剛要去開會,你——”她語氣有點慌亂。
“那,什麼會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啊——”
“那幾位老先生要知道皇都的副團長來了,會中風啦……”菲曼笑起來,她的眼睛像兩彎月牙形的泉水。
結果就是我在劍戟酒館的一個陰暗的角落活生生地等了四個鐘點……這位小姐明知道是上司來了卻可以鎮靜地讓上司坐冷板凳她的心理素質真的不要太好……
她從二樓包間走出來,把斗篷掛在一邊,坐在我對面。
“哪陣風把您吹來啦?”她頓了頓,又說,“都說你要結婚了,到夢羅克來做什麼,找鑽石做戒指?”
我心裡一動,接著她的話講:“是要結婚了。”
她的眉毛挑了一下。我緊跟著下一句,故意講得煞是緊張:“還不知道新娘願不願意。”
她側過腦袋去看隔壁桌上坐著的兩個騎士:“是麼,有你這樣的身家,想找不願意的女孩子,大概還挺難的。”
我開始覺得自己有當混蛋的潛質。
“那托你的吉言了。”
菲曼托著腮,歪著腦袋,隨便地恩了一聲。
“那請你幫我問問菲曼•拉基亞小姐,她是否願意做我的妻子?”
一秒。兩秒。她猛的轉過頭來:“你……別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可我不知道你是否心屬他人,想出這招,我很抱歉。”
她站起來,手向衣帽架上的斗篷伸去。“你這……我不知道。我……”
“菲曼•拉基亞小姐。”
“我,克萊文•凱恩在此向您求婚,誓言無論風霜苦難,都將在您身旁扶持您,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
“您……願意接受嗎?”
儘管我認為這世界上大概不會有比單膝下跪求婚更加無聊更加形式化的事,儘管我認為所謂的誓詞簡直沒有意義一錢不值,但我竟然一次把兩樣都做全了。
菲曼•拉基亞的手縮回來,她站在那裡,神情困頓。
“要是真的不願意也稍微婉轉一點給我留點面子啦……”我直起身子抬手揉揉鼻子。
“……克萊文,我沒說我不願意!”
我是真的非常喜歡這個二十七歲仍然會臉紅並且嘴硬的女人。

如你所見,我直接把菲曼擄回了普隆德拉,並神速地舉行了婚禮。
自從我發現我愛她這一點之後,我簡直一刻都不能容忍她竟然還不是我的。我甚至懷疑之前的那麼多年我的腦子是不是一直在進水。
然而短暫的蜜月之後這個叫作菲曼•拉基亞的盧恩 - 米德加爾特王國夢羅戍邊大隊騎士團的第二副官立刻開始收拾東西預備回她的夢羅克去了……她打包行李時那種騰騰的殺氣讓人以為下一秒她會展開一對翅膀呼地一下飛出窗戶去。
我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啊!原來我才是那個被拋棄在家裡的怨夫嗎!
她把我壓著的毯子抽了出去卷起來:“說什麼蠢話,快起來送我。”
嗚。
“夢羅克……交給我就好了。”

……後來所有的人都知道克萊文•凱恩對於傳送藍寶礦石的熱愛,至於原因那就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了。

FIN

tag : 仙境传说 同人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