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黃泉[第十八章]【終章】

最後一章了。
十八章,回魂。

咫尺天涯啊(抹起眼淚

全文點入。



-----------------------------------------------------------
第十八章

十年一覺淮揚夢,願君再來念君恩。
再來鎮上不知何時來了個瘋瘋癲癲的道士。他散著頭髮,腰上別一根樹枝,晃蕩著身子走街串巷。他不要錢,只要酒,雖然常常胡說八道自言自語,但卻似乎把樹枝用的不錯,偶爾還能幫別人家抓個小賊。時日一久,再來鎮的人們就接受了這樣一個不怎麼擾民的瘋子,路過時還會自給他帶些剩菜小酒。
自然也有孩子要去挑釁這個瘋子,但卻常常要被那樹枝好好抽上一頓。這瘋子身上其實背著一把劍,他卻從來沒有用過,平日裡兩手空空,需要時就去折一根樹枝下來,倒也已經夠用了。有被他教訓過的孩子想到一些志怪傳奇,偷偷摸摸想看這瘋子是不是晚上會變成鬼怪飛升,卻不小心見到這瘋子在一處破落土牆裡頭舞劍。第二天他去同大人說,這瘋子會耍劍呢,在月亮下頭,不知多少好看!話出口卻被打了個爆栗子,說他一臉萎頓,必定大半夜不好好睡覺又出去野了。這瘋子不過是個瘋子罷了,哪有這樣多花頭。
他就這樣住了下來,與小鎮上的人們相處得也十分融洽。只是他卻有一個毛病,有一個怪問題。
他也並非逮著誰都問,但是一旦見到小鎮上來了身著明黃錦衣的藏劍弟子,就要上去扯住人家問,你認識葉斷城麼。
這問題年來也問了許多次,可得到的回答俱是沒有這個人。再來鎮的人們開始笑話他,後來反而唉聲歎氣起來,只覺這瘋子什麼都不記得了,卻苦苦這樣尋一個不存在的人,跟他說上別處去試試他也不理,愚蠢之餘,更多卻是叫人有些唏噓。
但他已瘋了,根本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他依舊每日醒了在鎮子上閒逛,扯住一個個的藏劍弟子問他們同一個問題。

這一日天氣不大好,灰雲下綿綿地飄著些細雨。但江南春日,哪有不下雨的道理呢?即使是下雨,那也是十分好看的。只是街面上人不多,都躲家裡藏著呢,卻可惜了落滿了漣漪的河水與滿城的氤氳了。
在這雨霧裡頭,亭橋上卻走下來兩個人。這兩人一看就出身富紳之家,身上的衣服款式雖是簡單,料子卻都是最好的綾羅緞子。女子裹著一身薄紅的齊胸襦裙,胸口拿金線刺了團團擁簇的芍藥,臂上掛著一襲粉白的披紗,襯得她整個人越發嬌豔。而她挽著的那位公子亦是十分好顏色,一領佈滿了暗繡提花的金緞袍子,長髮束了個馬尾拖在後頭,那金冠上赫赫然卻有一顆溫潤的大珍珠。他手裡頭打著一柄油紙傘,傘面桐油下居然還點綴了些碎花,不是尋常人家能用的品種。
這兩人走在一處,下得橋來,那姑娘忽想起來什麼,對那錦衣公子道:“阿晨,我想起來張家老闆娘上一回叫我去她那看些緞子,須又要多耽擱些時間了呢。”
錦衣公子笑道:“這說的是什麼話,今兒本來就是帶你出來散散心。只是不想遇到下雨,多少可惜。”
紅衣姑娘輕笑道:“就知道夫君最好啦。哎,我也知道你不喜歡聽我們這些家長里短的,我自己去就成了,也不花多少時間。”她提起裙子轉身要走,錦衣公子把傘塞到她手裡道:“拿著。我去鐵鋪看看老錢,你不必擔心我。”
紅衣姑娘偏著頭看了看他,將他趕到鐵器鋪門口,才執著傘離開。鐵匠鋪的老錢見了這錦衣公子,就迎上前來道:“葉管家今兒怎麼來了?這天氣卻不方便,是不是莊中又有什麼急需?”
錦衣公子笑道:“怎麼,沒生意便不能來這再來鎮了麼?你緊張什麼。”
錢掌櫃哈哈笑道:“歡迎之至啊!葉管家,我最近打了一批刀劍,你可能來幫我看看優劣?”
錦衣公子點點頭,跟著他走進去。兩人寒暄一會,又看了好一會,錦衣公子心下想這新婚妻子也該回來了,就同錢掌櫃作別。錢掌櫃拱手送他出門,口中仍不迭贊道:“葉管家當真是博聞廣識啊,不通武藝卻對兵器如此瞭解,實在是十分難得啊!”
錦衣公子笑笑還禮,心裡頭卻有些陰鬱,也不想再呆在這鋪子附近了,乾脆一步跨出去,往亭橋的方向走去。
他還未走幾步,忽然卻被一個人拉住了。他轉頭過去,卻看見一個披著一領破破爛爛道袍的人。
這人慢慢地鬆開了手,遲疑了一會問道:“……你是江南葉家的人。”
錦衣公子看了他好一會,才答道:“正是。”
瘋道士忽然眨了眨眼。他停了好久,才接著問了那個他問了幾百遍的問題:“……你可認識,一位元叫做葉斷城的人?”
錦衣公子很慢很慢地搖了搖頭,聲音低得幾乎要聽不到了:“藏劍山莊……實無此人。”

一柄點著碎花的油紙傘忽而罩在他們頭上,隔開了細細密密的雨簾。一個微帶嗔意的女聲響了起來:“就知道你不會乖乖呆在屋裡的。真是的,你自己的身子,卻要多注意些呀。”
錦衣公子如夢初醒,轉過身去強笑道:“我已沒事了,你盡瞎操心。”
那姑娘又瞪他一眼,卻突然見他眼角微紅,隱隱間竟似有淚光閃動,心下焦急,忙道:“阿晨,你以後就別再去幫人品評什麼刀刀劍劍的了。你看你,又想起以前的事了吧。”
錦衣公子搖搖頭笑道:“不妨事。我知道你常嚷著要出來耍,也是想叫我開心些。”他從那姑娘手上把傘拿過來,道,“我雖然失了武功,但事隔多年,我也已習慣了。”
紅衣姑娘不信地瞧了他一眼,道:“別想啦。我剛才見到那邊的艄公還在擺渡呢,不如咱們多給他幾文,叫他帶咱們去瞧這揚州雨景可好?”
錦衣公子任她攬著自己,笑道:“都依你的。”

淡煙輕雨裡,撐起一把傘來——
他走著走著,忍不住回過頭去,想看一看那瘋道人走到了何方。
這一瞥之下,自然是半個人影都已無了。只是遠方濛濛雨霧之中,似有人在低低啞啞地笑,笑著笑著化作了縹緲的不成調的歌聲,最後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這歌聲卻格外的清楚,即使隔著熏風重雨,也能辨得出其中的字字句句。

大夢誰先覺,平生不自知。
他年尋舊夢,總是斷腸時。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道剑 纯阳 黃泉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