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葉斷城傳(不

我只是生氣嘛!!!!!!
不寫出來是叫你們想的又不是叫你們黑的!
我就是發洩一下!!!!!!

葉斷城本名葉丹晨,師從無雙劍葉煒。
十三四歲上發覺自己在武功之上進步吃力,於是開始另謀出路,出莊遊歷,習得百家奇技雜耍,如龜息,易容,縮骨,粗淺藥理,縱橫兵法等。他樣樣皆能通曉,但都并不算太深入。又因為是些不上道的路子,回莊之後雖然在師兄弟間頗受歡迎,但卻遭到長輩怒斥,以為他不學無術,士農工商皆不從,居然去學下九流的把戲。
葉丹晨面上遵從,心裡卻是憋屈。他自知武學已難精進,但仍是想在江湖之上做出番事業來。十八歲時浩氣盟始建,如盟主謝淵、天璣翟季真等人,皆是當年為身份等外因所壓,終於借此機會得以一展才華的新興俠客。葉丹晨自然也蠢蠢欲動,以他的博聞廣識心計智慧,為何不可在這新天地里有一番大作為呢?
但入盟之後,開初幾場對惡人谷的反擊鏖戰皆提拔了武功高強之士,葉丹晨雖然亦襄助其中,仍是表現平平。只是浩氣盟中人皆都十分喜歡他,只覺得這個出手闊綽的富家少爺卻無凌人架子,更百般花俏都會上一些,很是討人歡心。
沒有人想到一年之後,謝淵提出要在惡人谷內安插長期線人時,這個看起來仿佛嬌生慣養的少爺主動請纓,願接這一份不見天日的苦差事。眾人對之報以懷疑時,葉丹晨卻將其幾年前學到的八方奇門一一展示,令人歎為觀止。眼看浩氣盟上下,再無一人能比他更適合這任務了!
但葉丹晨畢竟出身名門世家,一旦事有洩漏,兩面或許都不好交代。於是浩氣盟中大多數人只知道葉丹晨回莊經商,而餘下的人眾口一詞,給了他一個假名字。若有萬一惡人谷的人要去尋仇,在藏劍山莊也就無法找到這個人了。而葉斷城身邊的人只得與他交好、一道入了浩氣盟的葉書嫻師姐,以及在惡人谷中有一位養女的瘦梅先生得知此事。
從此葉斷城喬裝為一個駝背的啞巴老獵戶,騙的了花蝴蝶的信任,混進了惡人谷中。

他從前自然聽過謝一心的名字,他只是沒想到原來真的有人可以把殺人也殺的像藝術一樣(什麽啦。
惡人谷里多的是苟且流亡之輩,連帶他自己,就算目的是為正義,用的手段又是多麼地下作而猥瑣呢?
但謝一心并不一樣,他簡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初入谷他就將平安客棧鬧了個天翻地覆,毫無懼色地接了萬獸王的戰帖,一人力敵雄獅猛虎,一戰之後立刻名動外谷,大搖大擺地住了下來。
這個人似乎永遠都不會屈於他人之下,也永遠都不會落敗似的。有人害他,他就要十倍百倍地害回去,有人叫他不開心,他就要叫他十倍百倍的不開心。好像整個世界都是圍著他而轉的,什麽公理道義厲害關係,全是狗屁浮雲。
雖然有一些不一樣,但說到底,他自己曾經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夢想呢?
可以縱馬馳騁,攜酒仗劍,快意江湖。
但去看自己時,卻背著這種齷齪的使命,欺騙著花蝴蝶,玩弄人心借刀殺人,手雖不沾血卻害千百人命。
這其實不是他所訴求的,無可奈何卻終於還是走到了這裡。

五年之後,他功成身退,但浩氣盟之中,仍是難以有他的位置。
他是一位不可為外人道的功臣,一座隱秘的豐碑,但是一旦到了光天化日之下,他所多擁有的不過是一個虛名一樣的高階頭銜。五年,他和浩氣盟脫節脫的太遠了,新換來的人馬也并不信任他,他仿佛只是一塊鎏金靈位,只需高高掛起,供人膜拜就足夠了。
謝一心取走許多項上人頭,他自請放逐,既是為自己責罪,也是想要擺出一個新態度——並非靈位,也可以重新做些事情。
但是謝一心一次一次接一次的破壞他,將他逼得連這樣一點立足之地都要沒有了。
他為謝一心擄去惡人谷之後,在心中暗自計算了惡人谷現在擁有的殘存兵力,回報浩氣大營,又竭力獻計,以圖將功折罪。幾位首領表示願意信任他,但誘敵深入的這一撥需得他來領兵,以防萬一,葉斷城一口答應下來,他知道如果他要再取回信任重新振作自己,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機會。因此雖然人手不足,人涉險境,他還是義無返顧了。
而他的心裡,會不會還有那麼一點希望呢?
這些希望全湮滅了。在他身邊的天罡衛倒下的時候,他自己的人生與夢想已經被殺死了。而在他一個人孤零零地被堵在懸崖上時,他對謝一心也絕望了。
他這下是真正的無處可去了——他再也回不去浩氣盟了。

他也許想死,也許還想活著。
也許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活了下來。
既然都活了下來,如何還能再去死呢?死一次是悲壯,死兩次就是個笑話了。
那只好一點點的修補好自己的精神,重新站起來……
他回莊了,躺了一年半載,終於能夠下得床鋪。又過了一年半載,才得以完全行動自如。
他的武功自然沒有了,而他那些曾經斷過又被接起的骨頭,在陰雨天里依然會隱隱作痛。他有時候也會夢到惡人谷里暗無天日的日子,還有被謝一心帶回去時慘無人道的凌虐。
他比任何人都想忘記,可這些都時時地提醒他,這殘酷的夢境,都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
他再也不去打聽陣營之爭的消息,但就是這樣巧,謝一心的傳說,倒也沒有再在江湖上響起過。
這樣也好,他也可以將這些過去都當做是從未發生的。

他很久都沒有結婚,既因為身體不好,也因為覺得并不能誤了別人家姑娘。
直到三十出頭時,時間已叫他平靜下來,而他接了管家的位置。既為莊子,為不叫家人顧慮,也因為這姑娘完全不是江湖中人,反而格外能熨帖些,終於答應了下來。
從此家中和美,只是沒過幾年,葉丹晨的身體每況愈下,直到四十上,無疾而終。

而到最後,也沒有人知道當年那個將惡人谷鬧至幾乎傾覆的人,到底姓甚名誰。

媽蛋真傷心。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