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表問我這是什麽東西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葉瀾江端坐在扶手椅中,吸了一口長氣,道:“你不必多慮,想看燈,去就是。”
他隨意鬆散地往雲錦墊子上一靠,雙目閉闔,吐納勻息,竟已自開始打他的坐了。
施棋倒也沒有拔足就走。他東撈一把,西摸一下,從桌上包了幾個果子卷進包裹里,又把碎銀子摸出來點了一回,看看外面天色晦暗月色不明,就出去喊小二拿把油紙傘。他進進出出悉悉索索磨蹭了大半天,眼看著葉瀾江真氣已渡轉一周,他這個心心念念要看燈火的人竟然還站在客棧狹小的房間里。
葉瀾江先前專心調息并不曾注意他,只以為施棋早已走了。不想一睜眼,仍看見這個小道士抓耳撓腮,提著個包裹站在房中躑躅,不由笑道:“你是未走,還是回來得這樣快?”
施棋皺皺眉,沒答他,又在房中轉了幾步,終於一臉苦惱地去拉葉瀾江:“你和我去吧。”
葉瀾江道:“我已說過,沒興趣。”
施棋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手上突然用力將葉瀾江拉的站了起來。他直盯著葉瀾江,神色認真道:“……就當陪我去。”

他虔誠,幼稚,真摯又坦白地吐露出了自己的念頭,他沒等葉瀾江回答,就抓著他的手,快步向門外走去。葉瀾江還是不忍心拒絕他,只好跟上去。他看施棋雖故作端然急惶惶地走在前頭,手上不肯鬆開,卻連回頭看一眼也是不敢,忍不住還是覺得有些好笑,心想就由他去吧,幾歲的孩子,能鬧出什麽名堂來呢。

他隨著施棋一腳踏出了客棧,幕天席地的光華突然籠罩了下來。

施棋半驚半疑地慢慢轉身過去,只見葉瀾江駐足在客棧門口,身前身後俱是朱紅妍黃的長明燈火,他的白發染上一層琥珀琉璃,連泠然的神色亦變得遊移而怔忡。施棋不知他怎麼了,卻又隱隱覺得這柔軟的沉默不該被打擾,於是他往回走了兩步,站到葉瀾江身前,伸出手去晃了晃。
他卻不知道,那十裡長明街的輝煌火光,一樣映在他的眉梢眼角。他是如此年輕,帶著少年劍客的冷冽鋒芒與莽撞喧囂,生動又霸道地在光怪陸離的世界里綻放。
如墜夢中,如夢初醒。
葉瀾江顫了顫眼簾,回過神來,卻似乎又並非這樣清醒。他的唇角彎起來,看著施棋輕描淡寫地笑了一笑。
施棋連想都沒來得及想,他一傾身子,貼到了葉瀾江的唇上,而後馬上警醒過來,倒退了三大步,張著眼睛連連搖手。
葉瀾江卻沒有惱。他仍是那帶著三分怔忡的惘然神色,道:“你不是要看燈么,走吧。”
施棋連連應聲,只是再不敢去抓葉瀾江的手了。

幸而綿延燈火,人潮湧動,都只雀躍地望向前方,不曾有人注意到這一段停止的時光。

tag : 同人 剑网三 藏剑 纯阳 道剑

Secre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